<menuitem id="62x27"></menuitem>

<tr id="62x27"></tr>
      <tr id="62x27"><small id="62x27"></small></tr>
        <code id="62x27"></code><code id="62x27"></code>

      1. <output id="62x27"><track id="62x27"></track></output>

      2. <sup id="62x27"><small id="62x27"></small></sup>
        首頁 > 游戲 > 正文

        假期的游戲陪玩市場,有人掙錢有人被騙

        時間:2021-02-25 11:29:41 來源:獵云網 評論:0 點擊:0

          加入公會,接受培訓,陪玩經濟在假期迎來新的增長。

          作者:呂鑫燚

          “寒假沒有零花錢,春節期間在家做游戲陪玩掙了幾千塊錢。”

          大二的姚嘉義向獵云網表示,假期期間為了增加零花錢,一直在陪玩軟件上做王者榮耀的游戲陪玩。

          從高中開始接觸王者榮耀,目前在星耀段位,擅長輔助和刺客。這份陪玩職業,是姚嘉義第一次自己掙錢?;钴S在陪玩圈的人群,大多都是和她年齡相仿的00后,陪玩經濟在當代年輕人群里中刮起了一陣大風。

          電競行業蓬勃發展的同時,其末端產業游戲陪玩也在迅速增長。據公開資料顯示,游戲陪玩現階段市場規模已達百億左右。四年前的2017年我國游戲陪玩市場規模僅為1.82億元。

          2020年,比心陪練對外發布了《六周年數據報告》。目前比心陪練中的大神數量已經連續兩個季度實現新增100萬人,到達500萬量級,注冊玩家用戶4000萬。而到了今年年底,大神數量漲到了600萬,玩家用戶突破5000萬。

          假期使我從老板變成陪玩

          “平時五排缺人,或者新賽季開始的時候,我也會自己找陪玩。”

          姚嘉義最開始接觸陪玩是為了新賽季上分,看到陪玩軟件上有很多國服在榜的玩家“這些玩家技術水平很高,基本上可以躺贏。”但是價格也較貴一點,大概在二十元左右,玩了幾局后,姚嘉義在平臺上付了錢,并給陪玩小哥打了好評。

          姚嘉義向獵云網透露到,自己找陪玩的時候會優先選擇男生,因為技術會更好一點。身邊的男生朋友則會優先選擇女生。

          “游戲陪玩還是比較規矩的,接單的陪玩會叫你老板。”姚嘉義表示,自己在陪玩軟件中找到的陪玩大多都是95后,學生居多,也有參加工作的畢業生利用晚上空閑時間做陪玩。游戲體驗如果不好,或者對方技術言過其實,也可以選擇退單或差評。

          在決定利用假期時間做陪玩后,姚嘉義才真正了解這個行業。

          成為一名陪玩,包裝和人設也很重要。某平臺的陪玩,在自我介紹界面中假圖居多,很少人用真實的照片,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當你打開陪玩軟件時,頁面都是俊男靚女。但這并不妨礙接單,“他真正長什么樣不重要,我以為我在跟帥哥打游戲就夠了。”

          其次,陪玩期間見不到對方真人的情況下,聲音變成了很重要的途徑。在陪玩軟件的界面上,也有聲音的自我介紹,大多數人會說明自己擅長的游戲位置。也有一部分人,會讀一些網絡熱門文案,并以氣泡音或低音炮感覺的聲音展示。

          在上傳完個人信息后,姚嘉義成為了一名陪玩。但第一天晚上她在廣場上發布動態幾個小時,一直無人問津,兩天后才迎來了第一單。

          星耀段位的姚嘉義,一單15元,接完單平臺扣除百分之十,提現再扣百分之十。由此看來,散單根本不掙錢,包夜或者包天的單才能掙到錢。假期的陪玩平臺更是學生居多,彼時包天的單會更多一點,大概在200左右。

          “一般包天的單會私下在微信進行,以免被平臺扣除手續費。往往尋找包天的單主,陪玩會叫對方富婆或者富二代。”

          這種叫法也是為了給單主提供一個良好的游戲體驗,畢竟陪玩行業依賴老顧客。而每天在游戲上花費百元找陪玩的單主,大多也有可觀的收入。“我的朋友曾被單主包周,一周兩千,后來發展成穩定的游戲陪玩,她每個月只配這名單主打游戲就夠了。”

          在姚嘉義看來,陪玩在00后的眼中社交意義大于游戲意義。

          陪玩公會,“穩賺不賠”

          真正做了陪玩之后,姚嘉義才發現這個事情不簡單。

          新人接單很難,經常在廣場發布接單狀態一天都沒有回應,軟件有提現金額門檻,且有手續費。面對這種情況,姚嘉義始終認為這份職業掙不到太多的錢“也就是掙個飯錢。”

          但伴隨陪玩經濟逐漸成熟并形成體系,有一群人建起了公會掙錢。

          而這些公會也正是抓住了姚嘉義的想法,在宣傳時都會標明保證單量,無手續費等字眼。入會費幾十到幾百不等,也有少數的免費公會。進入公會群后每天有專人在群中發布訂單。姚嘉義最初接觸的某公會,入會費需要399,介紹人保證三天能回本。

          姚嘉義表示,接觸的幾家公會中,其發起人大多都是入行較久有穩定客源的陪玩。值得注意的是,有些公會的發起人,利用自己游戲等級高的賬號接單,接單后扣除費用再分發給公會的其他成員。

          “因為游戲等級越高,一單的費用就越高抽成也更多,但分發給其他成員,其技術并不一定有保障,給單主也會帶來不好的游戲體驗。”

          據獵云網記者了解,在微博平臺的游戲陪玩超話中,閱讀量超600萬。超話內聚集了不少陪玩公會招人。每個公會的群內都聚集著幾百人,更有單個公會有三四個500人的群。由此可見,陪玩正在逐步成為大多數年輕人選擇副業的方式。

          正規的公會基本上都會要求繳納會費,公會方面表示有和平臺合作的資源可以保障每日的單量。在加入公會后,也會有定期的培訓以及如何養號的科普。培訓的內容為游戲技術,養號的科普則是如何運營自己包裝自己,給自己增加記憶點。新成立的公會,在前期無優質資源和一定數量的公會人員時,會選擇無需會費的要求進行宣傳。

          公會是由三大部分組成的,接單、派單、陪玩。接單者負責接陪玩單的同時管理好流量池,保住老顧客發展新顧客,派單者負責將單分發在群中,等待陪玩搶單后對接。這其中也要負責管理陪玩,防止陪玩私下加單主聯系方式,定期給陪玩做培訓,比如和老板的溝通技巧等。陪玩則按需求量接單。

          同樣將陪玩作為副業的王雨澤表示,會同時加入多個不需要會費的公會以保證單量。

          王雨澤像獵云網透露,陪玩公會目前仍是魚龍混雜,確實有正規的公會存在,但也有偷別人公會的群記錄和單量記錄宣傳的,在騙取會費后銷聲匿跡。在聊到為什么不進入正規公會時他無奈地表示,“初入行的時候就被騙過299元的會費。”

          王雨澤表示,公會基本上是一單一結,接單后報給發單人游戲ID即可。至于究竟能掙到多少錢還是要看時間和精力。

          根據媒體的公開報道,早在2018年2月,比心的月流水就超過了2個億。

          根據比心2019年發布的《游戲陪練白皮書》數據顯示:總共有2770萬名游戲玩家使用比心陪練,陪練的大神有近300萬名,其中已有129萬人通過游戲技能分享賺到了錢,全職平均月收入7857元,兼職平均月收入2929元。

          假期陪玩眾生相

          “一天打了十幾局王者榮耀,平均一局半小時,只要是醒著我基本都在打游戲。”

          結束第十六局游戲的王雨澤,看了看窗外夜晚,感覺眼睛的度數又增加了。長期熬夜和集中精神打游戲,讓他覺得身體狀況越來越差。起初做陪玩是覺得打游戲還能賺到錢,是一件天上掉餡餅的事。但當愛好變成了職業后,對打游戲少了幾分激情多了幾分厭惡。畢竟陪玩的主要性質還是陪,要盡可能的讓單主有良好的游戲體驗,所以不強人頭,保護單主成了最為重要的事情。這樣一來也會失去打游戲的樂趣。

          王雨澤一直勵志成為一名電競的職業隊員,但目前他還只是在做游戲直播和陪玩、代練。假期的陪玩單量會多一點,特別是春節期間,收到壓歲錢后,會明顯的感覺到陪玩的訂單有提升。“畢竟這時候學生們又閑又有錢。”

          知乎上也有壓歲錢是點陪玩還是買游戲皮膚的問題。

          所以這時王雨澤也會將大部分的精力放在陪玩上,以此掙錢。但苦惱的是,隨著人們經濟水平的發展和社會思想的轉變,假期點陪玩中也有一些初高中生。在王雨澤看來,初高中生中經常有打著陪玩的名義尋找網戀對象的,打游戲時要求連麥,還有要求用指定語氣說話的。

          根據比心陪練APP在2020年春節期間公布的一組數據顯示,春節期間,日均新增用戶是平時的1.6倍,日均訂單量是平時的2倍;1月24日-2月29日期間,用戶累計下單完成超過6000萬局游戲。

          用戶量多了,新的陪玩也多了。

          姚嘉義便屬于新的陪玩,但對于王雨澤而言起不到任何競爭關系,畢竟王雨澤的陪玩單八成都是老顧客,極少接新顧客的散單。

          孟奇在假期中經常點陪玩,對于她而言不過是找人搭伙打游戲,一般會選擇十塊錢以下的陪玩。在抖音上也有專們的博主記錄自己打游戲時遇到的陪玩,粉絲幾十萬,每條視頻都點贊過萬。其內容上更多地也不是展現游戲記錄,而是如何挑逗陪玩或如何跟陪玩連麥時開玩笑。

          資本下注且背靠千億級的電競市場

          游戲陪玩依托于電競行業的大流量池,陪玩作為電競產業中的細分行業,其發展也不可小覷。據艾媒數據顯示,未來可能會有10%~20%的電競游戲市場規模轉移到電競陪玩行業,電競陪玩市場未來會達到百億規模。

          從撈月狗到比心、獵游、小鹿、玩伴,游戲陪玩的初創企業越來越多。也頗受資本青睞。

          2017年撈月狗獲得SIG的4000萬B輪融資,2018年3月,撈月狗宣布完成兩億元人民幣C輪融資,由天圖資本領投,B+輪投資了4000萬元的SIG海納亞洲繼續跟投,青桐資本第三次擔任獨家財務顧問。

          同年3月比心獲得了IDG資本數千萬美元投資。隨后的7月,暴擊電競完成了A輪融資,該輪融資由啟明創投領投,紅杉資本中國、真格基金與晨興資本跟投,融資金額為1500萬美元。

          僅2018年一年內,超5億融資流向5家游戲陪玩平臺。

          除撈月狗、暴擊電競外,比心、點點、伴伴都是抽取訂單、禮物、紅包抽成10%。其盈利模式較為單一。但比心創始人林嵩曾表示,比心第一個月做到 100 萬的流水,隨后通過優化團隊,2015年全年實現了1000 萬元人民幣的收入。三年后,比心月流水超兩億。

          由于背靠電競產業的發展紅利,游戲陪玩的市場也有著巨大的潛力。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2020年9月,中國通信工業協會電子競技分會頒布了《游戲陪玩師》團體標準公告,公告中明確規定了游戲陪玩師作為正式職業的職業準則,同期上線的還有“游戲職業技能認定平臺”,通過此平臺的職業認定考核后即可取得“游戲陪玩師職業證書”。

          資格證一出,不僅證明了游戲陪玩的合規性和職業性,也將為陪玩經濟助推一把,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參與其中。

        文章排行榜更多
        最近更新更多
        影音先锋中文字幕无码
        <menuitem id="62x27"></menuitem>

        <tr id="62x27"></tr>
            <tr id="62x27"><small id="62x27"></small></tr>
              <code id="62x27"></code><code id="62x27"></code>

            1. <output id="62x27"><track id="62x27"></track></output>

            2. <sup id="62x27"><small id="62x27"></small></sup>